进入:外国人学中文

主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汉语教师如何在国外教学和生活

2015-07-24 09:45 点击:

分享到:

   在国家汉办孔子学院的大力支持下,国际汉语教师志愿者已经成为汉语教学的主力军。在世界各国大约有数千名国际汉语教师在进行中文教学工作,他们在面对不同国家不同名族的汉语学生面前是怎样进行汉语教学宣传中国文化的呢?让我们就来发现下国际汉语教师是如何在国外进行教学和生活的。

 
  “我的学生们都是语言天才,很多华人小孩能说的语言有英语、法语、克里奥尔语、中文、客家话。”
  ――毛里求斯BON SECOURS天主教会小学志愿者老师 陈冬冬
  今年刚刚从重庆大学毕业的陈冬冬现在毛里求斯的一家小学中担任汉语老师,虽然之前已经在泰国做过一年的汉语老师,但初到毛里求斯时,还是遇到了很大的挑战。语言是最大的障碍,毛里求斯的官方语言是英语,但克里奥尔语是当地使用最为普遍的一种语言,大多数词汇来自于法语。
  “和他们并不能沟通,因为我不会法语,而太小的小孩英语水平也有限,于是我们就这样,微笑着,说着对方不明白的话。”这是冬冬1月14号的日志,那天,是她在学校上课的第一天。
  从那时开始,上课时冬冬是孩子们的汉语老师,但一到了课下,孩子们就成了她的法语老师和克里奥尔语老师。“我的学生们都是语言天才,很多华人小孩能说的语言有英语、法语、克里奥尔语、中文、客家话。”说起这些“小老师”的语言天赋,冬冬赞不绝口。
  “毛里求斯是社会和谐及多元文化统一社会的最好例子,具有多样化的民族及宗教,这里的人口血缘来自欧洲、非洲大陆、印度和中国,信奉印度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佛教的人们和谐共处。”冬冬这样跟我们介绍这个现在在中国火得一塌糊涂的旅游胜地。
 
  10个月过去了,现在她不仅可以用当地的克里奥尔语进行教学和沟通,英语和法语也有了很大的进步,除了得益于当地多元的文化环境,她觉得更重要的是,要拥有一颗面对挑战时积极乐观的心态。
  和陈冬冬一样,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担任志愿者的包银辉也曾经遇到过相同的问题。在出国之前,他就和另外一个志愿者找了一位读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的意大利留学生互换技能。
  “她教我们意大利语,我们为她辅导专业课。一个月下来,基本上掌握了意大利语日常用语和课堂用语。”但短期内学到的意大利语在实际教学中还是遇到了瓶颈。
  “瓶颈主要是指我不太适应教低龄学生,因为很多时候要通过讲故事的方式让孩子们学汉语,你说英语他们听不懂,但瓶颈同时也是一种动力,我的学生有不少是中国迷,课下我们结成了‘语伴儿’,这对我们彼此学习对方的语言很有帮助。虽然我从未系统学过意大利语,但是在这一年里,意大利语进步还是很快的。”
  除了语言沟通上的困难,实际的教学和生活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包银辉的博客中曾写过这样一段话。
  “身在异国,尤其是一下子来到意大利这样的小语种国家,语言障碍不言自明;漫步街头,你会发现教育发达的西方社会教堂比学校还多,无神论的你是不是有点不知所措?法律法规有差异,风俗习惯有差异,行事风格有差异,你是不是可以左右逢源?生活要独立,工作要投入,教学要保证,身体要健康,你是不是有点应接不暇?与外方院长产生了分歧你是不是可以借助很多友好而老道的方式让她信你服你?班里的高中生总有那么几个爱捣蛋的,你是不是能很有魄力地镇住他们,甚至让他的同学和朋友都自觉帮你?还有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和不可预料的麻烦,你是不是有独立的能力迅速化解?”
  事实上,身处异国他乡,这些年轻的志愿者们要接受的挑战绝不仅仅是语言的差异,独立的生活能力对这些年轻人也是一大考验。
  “还记得刚来博洛尼亚的时候,连大米饭都蒸不好,第一次去超市时,看着各种各样的欧洲食材,那叫一个懵,现在随便搞一桌十个菜的中餐不是问题。如果还想来顿全套的意大利餐,也勉强可以拿下,意大利面和煎牛排已经成了我的招牌菜。人的潜力确实是不可思议的,只要生活逼着你必须学会,你就一定会学会。”包俊辉告诉我们,厨艺大涨是他除了教学外颇有成就感的事情。
  面对诸多困难,拥有一颗阳光乐观的心,最大限度的发掘自己跨文化交际的能力是每一个志愿者在融入当地社会时都必须努力做到的。
  对外汉语教学:跨越彩虹之桥
  “我所教授班级的学生在博洛尼亚孔院考点2012年6月的新HSK考试(汉语水平考试)中,过级率100%,通过级别涵盖一到四级。这时,我要开始兑现诺言------如果全部通过,就帮助十名最优秀的同学申请汉办的奖学金,送他们来中国学习。”   ――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志愿者老师 包银辉
  在包银辉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学英文专业的他有幸接触到一个叫美国和平队的组织,这个组织负责挑选合格的志愿者到中国四川、重庆、贵州和甘肃等西部四个省市的的高校教授两年的基础英语,以及与环保有关的课程。这些金发碧眼的外教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的志愿者。
  “虽然这个项目也有推广美国文化价值的影子,但是作为志愿者个体,他们精彩的口语、写作与西方文化课程,以及涉及环境保护、艾滋病防治、多元文化等方面知识的讲座,确实让我提高了英语水平,开阔了眼界,从他们身上可以更直观地了解美国。”包银辉对记者说,当他听到这些志愿者在中国每月的津贴只有220美元时,觉得很不可思议,受这些志愿者外教的影响,他的心里萌生了将来一定要到全世界传播汉语和中国文化的念头。
  让他更没想到的是,短短几年之后,自己不仅实现了成为一名对外汉语教师志愿者的愿望,而且还把自己在意大利所教的学生送到了中国学习。
  “我所教授班级的学生在博洛尼亚孔院考点2012年6月的新HSK考试(汉语水平考试)中,过级率100%,通过级别涵盖一到四级。”这时,他要开始兑现诺言------如果全部通过,就帮助十名最优秀的同学申请汉办的奖学金,送他们来中国学习。
  “说实话,申请的过程确实很不容易,但我觉得应该要让他们看看真实的中国,幸运的是,最后还是申请下来了。”在2012年7月,10名学习成绩特别优秀的学生获汉办奖学金,赴他的母校,中国人民大学参加汉语国际小学期项目。孔子课堂5名学生获汉办奖学金赴北京、石家庄参加汉语夏令营项目。
 
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孔子学院志愿者老师包银辉 
  问起这些同学对中国的印象,包银辉兴奋的说:“来到中国后,他们对我说,北上广是非常棒的地方,他们想不到中国会这么发达。同时他们到了西部的一些地方,他们也惊叹于中国有如此美的地方,而不像媒体上说的一样,中国整个污染很严重。”
  听到这些,包银辉感觉到很欣慰,虽然他们也看到中国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这次的中国是他们实实在在看到的中国,他们回国之后,在他们的圈子中,也会更加真实的,更加客观的评价中国,哪些好,哪些不好,这也是他的初衷,就是让大家更加全面的了解中国,然后建立一种良好的关系。
  与包银辉不同的是,现在在泰国尖竹汶东英小学做志愿者的四川姑娘何璞的跨国交流已经不仅仅限于老师和学生之间了。今年10月份,趁着泰国放“凉假”,何璞的家人组团来泰国旅行,在她QQ空间的相册中,有一集点击率颇高,名为《带着爸妈以及爸妈的爸去旅行》,这位独生女俨然一副领队的架势。
 
泰国东英学校孔子学院志愿者老师何璞
 
  虽然是旅行,对外汉语教师志愿者的工作一直在进行中, “在清迈旅行的时候,一路帮人家翻译中文招牌。一个T恤店老板,让我留下来,和她一起开店,最后买衣服的时候,又说,要给一个’Special discount for you’。(打个很大的折扣)在一家旅行社,帮老板写了个中文招牌,写完之后,老板很是高兴,一定要免费赠送一个骑大象一日游,然后又说,这个还不够,你们什么时候离开清迈,我到时候叫车送你们去机场。”
  在旅途中,她看到了友好热情的泰民众学习汉语的迫切性,这种感受是她在学校不曾拥有的。而她在泰国的学生也不仅仅限于课堂上的小朋友,形形色色的商店老板和路边小贩都抓住一切机会向她请教汉语,这趟和家人在异国他乡的旅行也因此充满了惊喜。
  语言和文化交流是一件细水长流的事情
  “有的时候,一个误会能使两国打起仗来,这得死多少人,经济的损失更是不可估量。我经常对这些给我们提意见的人说,扶贫是一个轮子,开放是另外一个轮子,我们这两个轮子都要投入,都要飞快的走起来,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才能走的更成功。”
 
  现任国家汉办主任许琳在接手孔子学院之前,曾在教育部外资贷款办公室担任主任,对扶贫工作非常了解,在下基层的过程中见到过太多的校舍危房,老师工资打白条的事情,深知中国落后地区的教育现状。2004年,当她知道自己即将成为孔子学院的总干事时,对这项新的工作也充满了不理解。
  “我就问我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咱们到了走出去的时候了么?我们自己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呢。”这是她在接受凤凰卫视吴小莉的采访时回忆自己刚接手这份工作时的心情。但随着做这个工作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下来,她真的觉得这笔钱该出,而且非常有必要。
  不久前,在以色列、约旦、黎巴嫩的走访中,她更是深切的感觉的文化交流和沟通的重要性。“有的时候,一个误会能使两国打起仗来,这得死多少人,经济的损失更是不可估量。我经常对这些给我们提意见的人说,扶贫是一个轮子,开放是另外一个轮子,我们这两个轮子都要投入,都要飞快的走起来,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才能走的更成功。”
  正准备赴以色列开始第二次志愿者生涯的包银辉向记者分享了他在意大利时所教一个学生的故事。
  “我有一个学生是意大利移民局的官员,他先开始学汉语的时候抱着怀疑的态度,觉得你们是不是在搞文化侵略啊。因工作的原因,这名学生要经常接触到一些触犯了法律法规的中国移民,以前由于自身固有的对中国人的一种误解,他会在办理这种手续时一直拖延,特别是对一些移民很重要的居留证和医保卡。
  但是现在,包银辉对记者说,经过与孔子学院志愿者长时间的相处,深入了解之后,他的这位学生逐渐改变了对中国人的看法。
  “他觉得每个国家的人都一样,都有好有坏,意大利也是一个小偷和艺术家并存的国家,现在,他会主动的带着孔院的老师去办理相关手续,而随着他的工作表现,职位也在移民局一路升迁。在他的圈子中,他也会不自觉的为中国人说很多好话。”
  在包银辉看来,语言和文化交流是一件细水长流的事情,目前来看,我们是在这件事上花了不少钱,但是长远来看,两个国家的人民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所产生的好处是远非金钱能衡量的,如果把眼光放长远,多维度的来考虑的时候,年轻的孔子学院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一件相当成功的事情。
  现在,任期即将结束的陈冬冬在继续申请2014年毛里求斯的志愿者汉语教师,她觉得在基本掌握当地语言,积累了教学经验,并了解了班上每一个小朋友之后,继续服务一年会有更好的效果;表现出色的包银辉在结束了博洛尼亚孔子学院的任期后,即将被汉办派到以色列的孔子学院开始又一年的志愿者生涯,现在的他正在加紧学习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而刚刚结束了“凉假”的重庆姑娘何璞也在机场含泪挥别家人,开始了她下半学期的对外汉语教学任务。
  与大多数刚刚走入职场,追求高薪酬的同龄人相比,这些对外汉语教师志愿者拿到的报酬虽然仅够基本生活所需,但陌生的生活环境,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为他们发掘和展示自己的才能提供了更加宽广的舞台。虽然他们有时也会羡慕已经拿到高薪,过着安逸生活的同学,但他们更愿意听从内心的声音,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正像其中一位志愿者所说――“我的青春我做主,我们并非要特令独行,但是生命只有一次,你喜欢怎样的生活只有你自己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