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外国人学中文

主页 > 行业资讯 >

中文教材要繁体还是简体?

2015-07-14 13:05 点击:

分享到:

中文教材根据地域的不同有繁体还有简体,只要适合学生容易接受就可以进行教学。所以不要纠结了,问问学生吧!

美国的汉语教学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目前中文(普通话)教材使用比较多的有大陆出版的、台湾出版的和美国本土出版的三类。其中台湾出版和美国本土出版的占较大比例,主要原因是来自宝岛台湾的教师起到了中文教学平排头兵的位置。随着美国AP中文项目的启动和天朝“汉语国际推广”战略的实施,美国的汉语教学进入了一个飞速发展期,也出现更多本土美国人主编的教材,如《中文听说读写》-波士顿大学出版社、《中文天地 Chinese Link》-Pearson Education,Inc、Encounters/《环球汉语》(国内书名)-耶鲁大学出版社&中国国际出版集团。而大陆出版的教材随着更多志愿者教师奔赴中文教学一线,也有逐渐扩大优势。

 

这三地出版的教材,题主所说的简繁体同时使用的情况普遍出现在美国本土教材当中。首先来介绍一下美国出版的中文教材的情况。美国出版的汉语教材与国内教材相比,有些不同特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繁体、简字、注音符号、拼音符号并行

来自台湾的汉语教师所编写的教材中,会有繁体、简体两个版本,而且除使用注音符号外,也使用汉语拼音。具体的做法是:同一本教材,出一本简体,另出一本繁体。如果教材内容不是很多,则在同一本教材之中,先列简体体课文,后列繁体课文(如:Encounters)。对于拼音符号和注音符号,是在汉字的上方或下方标注拼音符号,在字的右方标注注音符号。这是因为海外各地虽普遍使用繁体字,但简体字精简且学起来快,人们日常生活中其实都习惯写简体字。随着中国大陆经济的发展,简体字的影响在扩大,且新加坡等地都在使用,考虑这种种因素,所以来自台湾的汉语教师在编写中文教材时也会把简体字考虑在内。对于欧美学生而言,汉语拼音明显优于注音符号,因为拼音符号采自罗马字母,与欧美学生日常使用的英文字母属同一体系,他们非常熟悉,学起来自然省时省力。

 

另外,学生的需求也不一样,有的学生想学繁体,有的学生愿学简体,所以现在美国本土出版的汉语教材,都会有繁体、简体、注音符号、拼音符号两套,是基于现实的需要。我们曾咨询过UCLA的一位汉语教师(台湾人),他告诉我,用繁体字还是简体字教材要根据学生的意愿。如果一个班级中有一部分学生想学简体,另一部分学生想学繁体,那么教师就要准备两套教材:简体版教材、繁体版教材;语法讲授课的PPT和考试试卷都是一行简体一行繁体。所以北美出版社出版的汉语教材一般会有繁简体并行的情况出现。

2

教材的配套材料很齐全,充分利用网络技术

美国的汉语教材尤其是近年出版的教材,一大特点是配套辅助材料做得很齐全。除了学生使用的主要课本之外,还有教师用书、家长用书。教师用书和家长用书充分考虑了美国国情,安排了繁体、简体、英文三种版本,不可谓不细致周到。有单独的练习册,而且每一页可以单独撕下来,这是出于方便学生的考虑。学生用书中的课文制作成了音频、视频资料,随书赠送CD,或可以从相关网页上下载。有的教材,除主教材之外,还编写了配套教材。如果是幼儿、少儿教材,还制作了课文相关的挂图、卡片、游戏卡、月历、贴纸等。还有与课文相关的游戏、与教材配套的字典。这些不仅增加了学生的兴趣,也方便了教师的课堂教学。制作的视听材料都是普通话语音、配有英文字幕。随着网络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出版商不仅提供纸质教材,而且提供与教材相关的网上资源,比如在线故事馆,提供许多汉语故事,可以在网上观看并学习汉语。又如网上提供教材课文录音,教材中对话的视频、听力练习。

3

教材容量、难易度、背景设置等方面充分考虑美国学生的情况

美国出版的汉语教材相对于国内来说,容量小。国内的汉语教材一册多则二十几课,少的也有16到18课,而美国的汉语教材一册一般10课左右,这源于美国的汉语课课时少。以UCLA为例,初级汉语课每周三次课,每次45到50分钟,一学季10周共30课时,三学季为一学年,那么一学年总共就是90课时,这其中还包括了各种节日放假。而国内精读课一般是一周6课时,一学年35周,那么一学年的课时就是210,国内外相差很大。因为课时少,美国的汉语教材以综合课为主,听说读写四项技能的训练都囊括在一本教材中,不可能像国内那样单独开设听力、口语、写作等课。像Encounters这套教材,比如第一册,一般要一学年才能讲完。

 

海外的汉语教师都反映,国内出版的教材太难,内容多,根本不适用于美国的教学。所以美国本土出版的教材,往往在难度上减轻。其语料选择也是密切结合美国学生的日常生活,这样学生学起来觉得亲切,日常生活中也能用上,会有成就感。在背景设置上,以美国的社会生活为主,涉及到中国文化时才以国内的某个城市为背景。

4

主流教学法在教材中得到体现

外语教学理论主要来自欧美,美国也是一个主要阵地。听说法发端于美国的结构主义语言学,认知法与乔姆斯基的转换生成语法也有关联,因而在美国本土出版的主流汉语教材都能反映出当时的主流教学法。如最早由弗朗西斯科编写的系列汉语教材,运用了当时主流的听说法。现在各大学还在使用的一些汉语教材,如哈佛大学在使用的College Chinese、普林斯顿大学仍在使用的Chinese Primer就是听说法教材。后期兴起的认知法、交际法、直接法等教学法也在美国出版的汉语教材中得到了体现。如印第安纳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在使用的Interactions和Connections贯彻的就是认知法。美国流行度最广的教材《中文听说读写》贯彻的是交际法,Encounters贯彻的是任务法。这些体现不同教学法的教材为我们探讨教学法与教材编写之间的关系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线索。

5

在相关语言或考试标准的框架下编写

在美国与中文相关的考试有两个,一个是SATII,这是美国高中生申请大学的考试,有点类似于国内大学的入学考试,其中有一个考试科目是外语,华裔学生可以选择考汉语。另一个是AP中文考试,这个考试我们在前文中作了介绍。美国出版的汉语教材,尤其是高中教材,往往会考虑学生参加SATII或AP中文考试的需求,使教材在难易度上能符合这两种考试的要求。

 

美国对国内的外语教学出台了一些标准,重要的有外语教学标准(5C)和外语评价框架。各种二语教材在编写时都会参考这些标准,汉语教材也不例外,尤其是近几年出版的教材。2009年加州教育部出台了“加州幼稚园至高中公立学校世界语言学习标准”,用来规范和指导加州的二语教学。据该标准的参与者之一Susan Jain介绍,该标准是以后加州地区教材编写的一个重要依据,符合该标准的教材,加州各公立中小学才可以购买,出版的汉语教材也是如此。该标准推广开来之后,如果陆续被其他各州采用,那么很有可能就会变成美国各州公立中小学的语言学习标准。

6

由自编教材到出版教材,汉语实力强的高校倾向于使用自己出版的教材

美国现在已正式出版的教材,有许多当初是汉语教师上课时使用的自编教材。这些教师都是精通中、英文,长年在美国教授汉语的华裔,由于找不到合适的汉语教材,就开始自编教材,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改善后,最后由出版社出版。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美国各大学,尤其是汉语教学实力很强的大学倾向于使用自己出版的汉语教材。在我们对美国30所大学所做的汉语教材调查中就发现,像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这样一些汉语教学历史悠久、师资强的大学,用的都是自己出版的汉语教材。耶鲁在使用的David and Helen in China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普林斯顿在使用的A New China、A Trip to China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哈佛在使用的College Chinese、《初来乍到》虽然分别由Cheng & Tsui和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但这两套教材都是由哈佛的汉语教师编写;Encounters由耶鲁大学和夏威夷的大学的老师共同编写,分别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和华语教学出版出版,不到两年的时间,在美国本土已经有超过150所高中和大学在使用了。

 

 

书中会给出一些汉字启蒙的任务,让学生理解汉字的由来和繁简体的由来,并让学生明确一点在常用汉字中繁简体并存的汉字并不多,可以轻松学习认读,可以根据需求自己选择。Encouters的作者Doctor.Ning 一直从事中文教学工作,她课程上的教学目标是简繁体认读及简体书写。毕竟在米国的大城市里的华人社区还是会常见到繁体字的。

除预备单元以外,没有单独的拿出来讲繁简体,规律性的出现在教学当中,并不会给学生造成混乱。因为学生学习汉字,是学习一种认知符号,并不是知识,不对沟通和交际造成障碍即可。而繁简体都在汉语这个大的语言体系架构当中,除了字形结构不一样,字义和用法是没有什么大的区分的。也就是我们可以理解为,同一种意思有两个不同的符号表达,而学习者的目标是看到不管这两种符号的哪一种都可以理解其意思,而写出这其中一个符号,也可以让别人明白,就可以了。认读的教学任务分别给出简体和繁体,满足学生不同的需求。课堂交际任务和语法任务,繁简体对照,方便认读。

汉字练习本中,印证了作者的教学目标,简体学书写,繁简体可以选择性的学习认读。

 

基于ACTFL 5个C的交际大框架下来分配读写任务,美国的汉语学习者最明确的学习目的还是口语交际和汉字认读,书写可以由输入法替代,只要会写一些常用汉字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