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外国人学中文

主页 > 行业资讯 >

澳大利亚女记者痴迷学汉语

2015-07-08 09:54 点击:

分享到:

 澳大利亚记者伊丽莎白·汤斯敦学习汉语多年,在汉字学习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今日,她在一家澳大利亚网站上发表一篇从汉字引发的中国思考方面的文章。

   我正在学汉语。通过学习最基础的内容,我发现汉语形成的时候,社会价值观是以男性和农耕为核心的。
  学汉字,首先学的字里就有“好”——这个字由“女”和“子”组成。因此在中国社会里,“好”的定义就是有女人也有孩子。
  农耕价值观从何而来呢?“男”字是由“田”和“力”组成的。所以,男人就是有力气从事社会主要活动——种田的人。女权主义者可能会说中国社会还在缓慢地从以男性为中心改变。而中国从农耕社会向城市社会的过渡则十分迅速。
 
  根据“世界人口评论”的数据,中国现在有52.6%的人生活在城镇,这一比例有望在2035年增长至70%。随着越来越多中国人成为城市居民,我想知道他们如何理解以农耕为基础的语言所表达的价值观。
  比如,“风险”一词指在大风里待在危险的悬崖上,城市居民可能从未体验过这一场景。他们可能在大风天的一幢大楼上呆过。但那可是两码事。
  令我着迷的不是繁体字和简体字的讨论。我的兴趣在于农村和城市价值观的区别,以及城市生活将如何体现在重塑后的汉语中。或许这个答案会出现在一本名为《城市普通话》的推理小说里。某天,我会坐在上海的一间咖啡厅里,阅读这本用新汉语写成的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