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外国人学中文

主页 > 行业资讯 >

老外起中文名,也有大讲究

2015-06-15 13:26 点击:

分享到:

 来华的外国人取中文名的风潮在历史上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朝,新中国成立后,确立了外国人名统一的音译规则。不过,到了改革开放后,john翻译成约翰,mary翻译成玛丽这样死板的规定,已不能满足外国人追求个性化的需要,起个地道的中文名的风气重新回潮。
 
■政商精英的中文名:严格把关,精挑细选改革开放后,外国人取中文名之风从各国驻华使节开始。如中美建交之后美国的第二任驻华大使就有了中文名“恒安石”,包括后来的芮效俭、李洁明,还有此前由奥巴马提名、精通中文的洪博培。在日渐频繁的国际交往中,这样的风气很快蔓延到其他国家和岗位,如现任法国驻华大使苏和、意大利驻华大使谢飒;各国大使馆的旅游参赞或旅游局驻华首席代表们也多有中文名,像菲律宾的柯茉莉、泰国的郑璧文……
 
除了政治人士,中国作为最大的新兴经济体,市场地位越发重要,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袖包括跨国公司的全球总裁,也开始取中文名面对中国媒体和公众。
 
外国人取中文名如何达到信、达、雅的效果,很考验智慧。某五星级酒店的市场总监告诉记者,跨国公司的ceo们取中文名,通常需要公关部门依照严格的标准和工序进行:将外国名字的读音译为汉语;在读音接近的汉字中,精选出与性格最匹配、个人偏爱或与公司有联系的汉字,拼叠在一起;查看发音和字形、字意是否协调;最后还要考虑整体意象是否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观。因为中文名字印在名片上,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品牌张力的宣传。
 
■艺术家们的中文名:致敬偶像,通俗易懂西班牙纪录片导演alfonsocarlon的中文名是自己取的,叫风熹。“风”是根据名字alfonso音译和意译结合,而“熹”则是纯粹向他的偶像宋代理学家朱熹致敬。同样的思路,也体现在很多外国人选择用什么来作姓。
 
美国诗人孔江丽(jenniferkronovet)取姓“孔”并不是仅仅因为自己的姓的第一个字母,还因为孔子是她相当欣赏的人。
 
和文艺圈不太一样的是,演艺圈的外国明星们,中国名字就只有一个指向:通俗、朗朗上口。这实际上和本国演艺圈人士的艺名精神内核是一致的。
 
最近颇为小火的意大利穗飘主持人罗密欧,中国名就是按照其意大利名字直译过来的。这个名字看似很俗气,不过却是个家喻户晓的外国名字。有谁不知道罗密欧和朱丽叶呢?充满异国风情,但是又神奇地接地气。这正合罗密欧希望将外国人身份和中国通巧妙结合的心理。
 
为人所熟悉的“洋媳妇”郝莲露的中文名是自己取的,这是音译,不过郝莲露自己本身是语言学的硕士生,精通中文,因此给自己取一个好听和精致的中文名,并不是难事。
 
■普通青年的中文名:彰显个性,不乏亮点和商界政界人士比起来,一般外籍员工取中文名就要轻松自在一些,往往还更能彰显个性,中外朋友之间常能碰撞出不少火花。
 
某公司企业资源计划部门新来的荷兰人请同事帮家人起中文名,他们重新为他的太太和两个儿子取名:韩雅岚、韩严达、韩砚池。
 
吴先生就职于某建筑师事务所,办公室里的两位外国同事打趣要他帮忙取中文名,于是美籍西班牙人roberto获得了“萝卜头”的名号,而荷兰同事kenzooijevaar,则在“奥耶瓦尔·肯佐”和“熬夜娃儿·啃粥”两个名字中,欣然选择了后者。
 
供职于北京人民画册的法国摄影师田茜茜是位爱笑的法国姑娘。她告诉记者,这个中文名就是杂志社的同事随口叫出来的,她自己觉得很顺口,于是就爽快纳了这个名字。
 
波兰驻穗记者白安杰的中文名则完全是根据自己姓名的音译。白安杰在穗不过短短两年,已经早早学会用各种翻译软件,中文水平也在快速提高中,所以,像他这样的为自己起一个“信达雅”的中国名字完全没有问题。
 
埃里克来到中国后,曾被丈母娘称之为“金毛”,他曾建议改名为“金龙”,结果最终被一位中文老师取了“欧阳友华”的名字。